安徽医科大学电子版 - 第1070期(2020年6月10日) - 第04版:副刊      语音播报
 

老 家 的 门

作者:19 级临床 谈菲芃




  我从小住的屋子和现在的方块笼子是大不相同的。小时候的屋子,有三进,想要走进屋子得推开三道式样不一、大小不同的门。
  第一道门是扇大铁门,有着老旧到必须定期在天晴的时候给它上油的“华丰”门锁,和捶起来框框作响的铝制单衣,防君子不防小人,却也住的安心。
  推开门,是一方外公打理出的小院子。外公是医生,学中西医结合。家里花花草草多少都与中药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好比门上一株爬藤的金银花,根长在院子东北角开辟的一块小田地里,后来顺着灰白的院墙一点点向上,顺势爬上了门,把门上遮雨的棚当成了自己的窝,层层叠叠的绕着、盘着。后来雨棚破损,这株金银花盘根错节的枝子就成了天然的遮雨棚。于初夏,孕育白白的花苞,等到了盛夏时节,花渐渐变黄,特别是交接之时,绿的泛油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光,而白色花从毛绒绒的藤上展开身
子,划出曼妙的弧度,金银相间,煞是好看。快十岁的时候,这爬藤的孩子把它的枝条从雨棚的边儿挂下来,还有几株倔强的,它向上翘着,是三四岁孩子的小羊角辫,铝制铁门就在这孩子的陪伴下,渐渐的,有了人情味儿,有了花茶香。
  与金银花分享一块田园“小镇”的是三棵细长的竹子,竹竿笔直,竹叶向上。夏日暴雨,常常会端着凳子跑到院门那儿坐着,倒不是为了听什么雨打芭蕉,而是担心细长的竹竿经不住这大风大雨,万一断了好有人及时给它扶起来插回土里。好在一直到搬家移种这竿竹都没有断过,想来是小时候多虑了。与他的分别在一个暑假,把它种在自家车库门口一块地后的一天,它终于冲着天长到二层楼那么高,高到小区物业不得不和我们打着商量把它送去了郊区。
  门和雨棚罩出的一小片天地,予人空间置车马喧嚣于外,红尘纷扰也都在门外被脱去,倏忽,一踏进这门,都是这家
的孩子,不管你是远方客,还是这近亲邻。
  第二道是隔开院子与厨房的玻璃门,中等大小。门上常年贴着生肖福字画,若说这门外是大隐隐于市的鸟语花香,这门内就是一股子将人拉回到这人间的烟火气息。清晨洗漱,在这门内接水,中午买菜回来,推开这门开始择菜清洗,当然,还有不可缺少的烹调品尝。
  这门内是餐厅厨房,油盐酱醋茶,有人生百态,言谈于小小餐桌,铸就风味人间。
  第三道,也就是最后一道门,是纱网门和木制门的双重门。木门上半,环着一个玻璃窗,冬天我常常在上面画“水雾”画。然而这木门却配着格格不入的金属把手,四五岁被这金属把手结结实实地电过一回,自此是万不愿自己拧门了。门的下半贴着挂画,不高不矮,倒是正适合曾经矮矮胖胖的小团子,说来我也不是顶好学的那种孩子,可这挂画却顶吸引我,花
花绿绿的,便总是拉着放学来玩的哥哥研究上面的东西,虽然转眼我就能将哥哥教的或对或错的知识抛到脑后。很庆幸,尽管买了挂画家人也从未逼迫过我去认识强记这些东西—我们这一大家子,总是有着最简单、朴实偶尔显着有点蠢的观点。
  门外一口小小的天井,滴滴答答,还回响着雨水落地的声音,集财于家;门内老式的“大箱子”电视还放着曲艺杂谈,家和万事兴。
  一扇门,似乎就像一个传送光阵,门里门外两个世界,两处闲景。我们在这门内丢盔弃甲、宽衣解带,在这门外,全副武装成为那“假面超人”。这门里门外混混杂杂,就是生活,平凡而热切的,在这厚实的土地上。
  路过人间,推开千千万万的门,尝着门内外各种各样的风景,过尽千帆的某一天,也是推开下一道门的某一天。
  如今,我穿过一道漆色的防盗门,门背后的也是家。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我 和 树
· 落 花 时 节 又 逢 君
· 老 家 的 门
· 北 回 归 线 纪 念 碑(第554期) 本文包含图片
· 嘿!来 首 民 谣 不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